中国半导体产业的整合程度有多远?

时间:2019-04-05 01:07:14 来源:策勒农业网 作者:匿名



目前,“创新与整合”是中国半导体产业中比较流行的语言。从理性的角度来看,这绝对是正确的,但关键是如何实现呢?对中国而言,情况更加复杂,可能需要一个基本的条件准备过程。

本文仅讨论集成。 “整合”,顾名思义,公司使用各种方法来实现技术引进,产能扩张或市场拓展。集成的优势在于能够拥有更多技术来源,同时减少竞争对手。有两个关键点,一个是最终效果,即不能简单地添加,但战略有很大变化;另一个是任何整合需要成本,也就是说,它需要花钱。

整合方法可以分为两类。大多数上市公司采用股权交易方式代替上市公司。情况更复杂。一些中国半导体产业属于这一类。

所有整合现象都是由利益驱动的,因此在分析任何整合事件时,我们必须首先了解双方的利益所在。

中国合并案

例如,最近大唐向中芯国际注入了1.72亿美元,这两家公司都是上市公司。对于中芯国际而言,利率增加了国有资产的比例,进入TDS-CDMA终端产品线并获得资金。对于大唐而言,与中芯国际的合作已成为中国第一家具有芯片制造背景的终端产品公司,这可能会保证未来产品市场的更大优势。双方的意愿得到了政府“更大更强”的产业政策的支持,因此最终取得了成功。但是,还应该注意的是,这笔资金的数额已经离开了中芯国际——的原始目标值和引进资金6亿美元,存在相当大的差距。

另一个例子是无锡上华和中国科学院微电子研究所购买的4英寸生产线。上华的目标是成为中国最大的6英寸铸造厂。微电子研究所的生产线设备已经过时。如果要重建,则需要巨额投资。双方各自的考虑因素是:上华增加15,000件6英寸产能的投资需要多少钱?价值不值得?微电子正在考虑如果你自己运行它会继续投资多少?每年可能增加的投资是多少?最终,目标是在促进双方利益的基础上实现的,我相信这对双方都有利。华虹和洪力可能结合中国特色

现在看看华虹和洪力的整合案例。最近,这个消息一直在肆虐,有传言称此案可能会在春节前敲定。由于双方都不是上市公司,从分析的角度来看,案件不太可能迅速得到解决。

华虹的母公司是中国最大的电子系统公司CEC,而Grace的投资结构复杂,可能与上海政府有关。

根据作者的观察,合并案件仍存在许多不确定性。例如,目前尚不清楚谁是主要推动者。目前尚不清楚该公司未来将取得什么成果以及谁愿意继续投资。

中国的集成电路产业基本上都是OEM工作。在当时的背景下,它具有一定的合理性,很容易快速升级行业。然而,铸造业并非没有短缺。这是被动的。当客户下订单时,真正的IP技术没有掌握,因此全球市场正在波动。

此外,目前,只有代工厂可以是最终的,如台积电的水平,才能继续生存。

从根本上说,中国半导体产业之间的整合不应该简单,但必须有一些概念上的突破。

无论如何,中国此类合并的主要推动力不大可能来自公司本身。对于所有国有企业而言,其资产的增值和增值就像是“追赶”。

在正常情况下,如果你没有得到指示,很少有人敢冒大风险,这是现阶段中国半导体产业的特点之一。

虽然行业发展到一定阶段,但企业之间的并购是促进产业进步的有效方法之一。然而,由于中国的半导体产业仍然是一家国有企业,可能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相关新闻